曾自以为对历史的热爱

原来不过也是假象

当成绩的面具被揭下之后

再无可脱的措辞

原来没有绝对的厌恶,也没有绝对的喜欢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建立在成绩之上

如此,就不要再为自己找借口了吧

 
评论
 
热度(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