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办法一直努力的人生

没有办法一直努力的人生

 真的该吃药了 2014-10-25 12:40:08

文/赵增良

我妈就像所有已知的中年妇女那样,强大、不可战胜,自成一个种族,战斗力极强,有一套固有的自我逻辑,宇宙万物都将在她的自我逻辑下运行,不得僭越。

我小的时候功课一直稀松平常,当然我使用“我小的时候”这个时间限定词并不是为了暗示现如今我功课就很好,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时间限定词。这点让我妈感到难以理解,她着实不太理解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人解不了那么简单的数学题;回答不了那么简单的“请总结本文思想感情”;记不住那么简单的ABCD,在经历漫长地几年从地板打到天花板的粗暴教育后,我妈终于认命了,在她的自我逻辑体系下,她找到了一个可能性的答案,那就是我随我爸。

她语重心长、面色凝重地问我爸,你是不是脑子不太灵光,你看你就没有上大学。

对此我爸潇洒地呵呵一笑,他说,我只是选择了不上大学,而不是我不能上大学,这其间是有区别的。

我妈说,看起来你真的脑子不太灵光。

为此,在我跨入小学三年级,成为一个光荣的中年级生的时候,我妈经过极其激烈地思想斗争后,做出了一个审慎的决定,她半蹲下来,双手搭着我的肩膀,告诉我,她已经接受我是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小朋友这个事实了,所以她将不再要求我一定要考试优秀,只要求我努力念书就好了。

只要你努力了,妈妈就不会怪你,就算考得不好也没有关系,因为你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我妈如此感人肺腑地说道,那一刻我几乎看见了圣光。

圣光在三年级第一学期第一次考试结束后连同节操一起碎成了渣渣,随风逝去。我妈一边猛揍我,一边嚷道,你还敢说你努力了,你努力了怎么会考不好?哪有这种道理,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倒是学会了说谎,说谎比考试不好还要严重你知道吗?这是人品问题!

而我爸则站在一旁,装模作样地喊道,啊,不要打了,啊,快来吃饭吧,饭都要凉了。说罢,他就不再管鬼哭狼嚎的我,跑去厨房忙他的蒸鱼或是酱油虾了,仿佛这些比我的人品问题更重要似得。
而每每被揍后我脸上眼泪与鼻涕齐飞,落霞与酱油虾一色的时候,我妈则又要说,你为什么要哭,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不满?

我一边吸着鼻涕一边说,没有啊……

没有你为什么要哭?我立刻便语塞了,小小的脑回路里处理不了这样的逻辑冲突,分分钟便当机了,也就忘了继续去哭。

你不要因为我打你而哭,你要为自己考得不好而感到羞愧,你看你们班40个人,为什么只有你考得不好呢?你有没有找过原因?我妈循循善诱。

没有啊,不只是我一个人考得不好,那个谁……

我妈脸立刻就拉到桌子上,双眼一瞪,不怒自威,呵斥道,你好的不比,比差的?流浪汉有晚饭可以吃吗?你怎么不跟人家比比这个?念书的时候倒是会和学习不好的人去比,那你还去上什么学?小小年纪就这样鸡贼,长大了不知道要怎样了!

我再一次被这个逻辑所震撼,久久地说不出话来,感觉哪里不太对,却又说不出来,这个宇宙对我一点也不善良,为什么所有真理都掌握在我妈手里!我妈就像如来佛祖,而我则是跳不出她掌心的孙猴子,更可怕的是,我还不会七十二变,我只会流着鼻涕露出一副蠢乎乎的呆相来。

因为我从未展现出什么过人的天赋来,所以当别人家的小孩在学画画的时候,我在家看电视,当别人家的小孩在弹钢琴的时候,我在家看电视,当别人家的小孩去参加夏令营的时候,我仍然在家看电视。

这导致我上大学后,不管别人谈论起什么童年时代的电视剧,我的答案一律是,爱过,啊不是,是看过。

同学们惊讶地问我,你哪来的时间看那么多电视剧?我就骄傲地回答他们,在你们努力念书、挥洒汗水奔走在兴趣班的时候,我都在家看电视。

但这也直接导致我在任何文娱活动上都坐冷板凳,就连去KTV唱歌,我也是那个坐在皮沙发上拍手、摇铃铛的人,看来我注定是大家美好青春年华里的背景板,少男少女校园恋爱故事中的路人甲,课桌里被人遗忘的面包上的霉点。

逢年过节走亲窜门的时候,别人家墙上要么贴着小孩的绘画作品,要么是三好学生证书,大人们的夸奖也自然有了个口子可以倾泻而出,其乐融融地进行一番符合礼节的寒暄。啊,老王,你们家女儿真不错,这个荷花,啧啧,传神……哪里哪里,都是乱画的,老张你们家儿子的书法才是了得,以后要成大师的。

可一旦轮到别人来我们家窜门就不行了,毕竟我们家家徒四壁,哦,不对,我用错了成语,毕竟我们家墙壁上光溜溜的,我既没有什么绘画作品,也从未拿过什么奖状,如果爱牙护牙卫生标兵也算的话……这样别人的寒暄就迟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沉吟半天,只能从,小朋友你平时干什么呀开始,好不容易有个话头,我还只能干巴巴地回答道,看电视。

中考前,我爸给我制定了一个人生规划,那就是不要上高中,去念技校,三两年也就可以风里来雨里去地赚钱了,然后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完全符合我这种脑子不灵光的人应该拥有的人生,但是很不幸我还是考上了高中,档案也被及时调走,失去了念技校的机会,为此我爸直至今日仍然感到很懊悔。

高考前,我妈又给我重新规划了一个人生,她说,你去念个会计,不管好坏都是能找到工作的,毕竟公司不论大小都是需要会计的嘛。说这话的时候她一如既往显得高瞻远瞩,极有伟人风范。

可是,我产生了有个疑惑,虽然公司不论大小都需要会计,可是这些会计一干就是几十年,又不需要每年都招新的,而且会计这种职业也是越老越吃香啊,还是把会计留给有数学天分的人去念吧。
我妈横眉冷对,你懂个屁!会计和数学不一样,你好好努力去念个会计,你不努力当然什么都干不好。

可是,我又产生了一个疑惑,虽然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活到今时今日不仍然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吗?那既然我的人生怎样都已经不行了,为什么我还要继续去努力呢?就算要努力我为何总要为我不喜欢的事情而努力呢?

我常被人说不求上进,是个人生loser,我也的确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可这个世界原本就不是能靠努力来弥补一切的,即便是拥有这种想法的我,也会被人说,那只是因为你还远远不够努力。

那什么才是足够努力呢,大概是要除了睡觉全部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充电,除此以外还要懂得孝敬长辈、兄友弟恭,赚很多的钱,但仍然保持谦虚,炫耀的事情只留给爸妈,在适当的年龄结婚生子,小孩活泼可爱,聪明懂事。

但即便这样,倘若仍然没有成功的话,也会被人批评说,那是因为你仍然不够努力,你要努力压缩自己的睡觉时间,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掌握正确的学习方法。

若是能够做到这样,还是没有成功,大概才会得到世人的谅解,他们充满同情地拍一拍你的肩膀,兄弟,你已经足够努力了,这事真的不怪你,你真的只是智商不行,你没有这个能力,从此以后你就继续保持这样的努力,毕竟你不努力不是更不行吗?

这样的生活听起来就让人觉得疲劳和艰辛,即便成功了于我来说也味同嚼蜡。

努力和成就就留给热爱他们的人不好吗?就让热爱追求成功的人去努力创造奇迹,让他们去攀登科技树,而我这样的人就在底下给他们鼓掌不就好了吗?

本来就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也本来就不是每个人都足够优秀的,如果大家都优秀了,那优秀就失去了本身的价值沦为平庸。

平庸的人为什么就没有权利去过自己平庸的人生呢?平庸的人当然可以甘于平庸,他们当然可以不努力去追求成功,他们也有权利选择碌碌无为地度过一生,只要他们愿意。

于是我决定效仿亚历山大大帝,一刀斩断在中年妇女体系神话中永恒解不开的高尔丁死结,我告诉我的爸妈,如果他们很喜欢会计,他们可以自己去读,他们认为成功才有价值,那么就请他们自己去追求成功,他们所有的人生抱负应该在自己的人生中去实现,这样才更爽快不是吗?

而我呢,我只要碌碌无为地度过一生就可以了,我没有远大的志向,我不想改变世界,我也没有能力追求成功,我甚至不想努力,我只想找份干着不那么吃力的工作糊口,然后每晚回家躺在沙发看轻松地看着电视就好了。

如果说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是一定要达成的目标,那么我所定义的成功离普世价值的成功也一定差得很远,我只要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然后去做一个别人眼里的loser就可以了,就这样,我可以只在自己的世界里成功,而且不成功也可以。
这就是我所想要的人生。

  

转载——豆瓣网

2016-09-30 /
标签: 文章
 
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