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一直对这个话题避之不谈似的

日记,LOFTER,日志

都统统没有写到过

但是,今日之思愈发强烈

快要无法控制了


一次又一次的遇见

不知是巧合抑或是其他

有些不可否认是对自我的蒙蔽

但更多的

是没有控制过的意外


图书馆那次,

遇见的时间

遇见的方式

回头的瞬间

就像提前被设计过一样

分秒不差

真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不可否认,我对闪闪发光的人有一种

近乎偏执的狂热

或许从前对其还不明显

但偏偏是最近两个礼拜以来

已经超出了我对于自己

那片空灵的

体触


聪明,强大,这是我对于

能吸引我的人的

要求


渐渐地,我发现

最美好的

最符合的

也不过是老爸

一人

至少目前是


可以说,真正让我由衷感到崇拜的

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厨艺,绘画,雕刻,计算

辩论,学习能力等等

强大到我自惭形秽

我偏执的喜欢这种崇拜感

却有时又会觉得无力


可能其也有过

运动,学习,辩论,逻辑

连男生不擅长的英语

也服服帖帖地控制着


我也不知道最近的致命的吸引

来自于什么

虽然我也很早就知道了


但是今日去盛水

却是捕捉到了一丝我

未有过的紧张

是的,紧张

怎么可能呢

那么自诩孤傲的我

那丝颤抖

我感受到了

我甚至不敢发出一个音节

以至于戳穿了自己

那溢上喉咙的哽咽

不是哭泣

像是把激动含在嘴里

已经没有办法把握了


又或许

是我把它

夸大了吧


我的名字被说出来

一种奇妙的窋力

 
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