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们已经认识多少年了,我怔了一下,好像....4年吧?

你说对哦,四年了。你叹了一声,眼中掩饰不住满满的落寞。

你在叹什么呢?是叹时间匆匆吗?还是叹我们的友情?

可是,我们的友情为何要叹呢?我觉得你是不会的。

其实,到现在,我还隐隐地觉得,友情放在我们身上并不合适。

没来由的感觉,确实一直存在,从我们见面。

很残忍吧?

我却没敢告诉你,怕你伤心,你那么地信任我,还写了一篇日志专门感谢我。那日我们又一学期没见了,你见了我,冲过来抱紧了我。

但你可能没有发现,我走向你的,步伐,那么地不紧不慢。

为什么我没有办法用友谊二字为我们贴上标签?

我想:可能是因为你一直叫我班长吗?这称呼有些生分?

但我很快否定了,这些形式的东西,我并不是很在乎。即使那个人叫我一个更生分的名字,我依然觉得他是我心中真正存在的朋友。

对不起,我想这话,会伤到你。

不过,我希望,你永远也别看见,我没有办法伤害一个待我那么真的你。


2015-08-03 /
标签: 杂谈
 
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