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高三暑假实践

玛格丽塔,我从未见过他

那时我和老爸赌气,他不让我在星火干

那个长的黝黑的男生,透出一种稳重认真的感觉

但他全程都对着我老爸说,完全无视我

我反正也气着,都没听他们在说什么,就知道明天11点上班

有点茫然吧,不过我觉得自己上手很快

像他说的,我一学就会,教一遍就行

我当时忍住没告诉他

废话,我那么聪明,这些小case啦

后来我知道他是那的训练员

这个职位是什么我当时不清楚,只知道比一线员工职位高一级吧

但是他好像什么都做,做披萨送外卖

我刚来时还有一个叫孔东梅的女孩,不过一个星期后她走了

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原因忘了

兼职的很多,来了又走了

林建雄,林焕鑫,杨家豪,陈汉庆,吴振宇,高永球,李东胜

说起来,好像和覃祖河工作的时间最久

除了中间两个星期我连上晚班调开了,后来不知怎的又调回来了

基本上就是和他在同一时空

早班和孔东梅一起说说笑笑,晚班的时候我在外面看大屏幕,他在里面打游戏?后来就是早班他干他的我干我的,后来晚班又是一样,然后我就和潘姐李东胜待在了晚班,和她聊,工作,他也是略废的那种。然后就是和陈汉庆郑海琨上班,不过我不说话。然后阿宇阿球来了,阿宇会帮我折盒子,搬凳子,很好。阿球是个很像胡晔敦的人,长得还可以,就是很闷骚,废起来无边无际。。不过他们刚从大旺调过来很快又走了。

阿宇要回去复读,最后一天他上班,莫名其妙店长说要加班,于是那天我就和他走到了渔人码头那边派单。我见到了课文中波光粼粼的样子,他很想看码头,可惜走不过去。天,走了2公里脚都软了,不过还行运动咯。

他很乐观,但不知道是不是还不清楚复读意味着什么

他刚发了一条说说,他认为有一天自己会后悔现在的决定,不过秒删了

朋友圈也从可以看全部变成看三天,鬼知道他干嘛了

希望残酷的时间不要磨灭了他的笑容,当天我没有去聚餐,额,我一次也没去过。我说我害羞,嗯,因为我给他写了告别信,夹在公式里。他也没有说,我原想着我们再也见不到了吧,谁知道他第二天背着行李下来了,来吃披萨,噢,托他的福,第一次吃了水果。我给他发了很多鸡汤笔记之类的,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完。他的笑我应该一段时间不会忘记,他在wechat上说说不定会考去深圳,找我?不知道,笑笑不说话。

昨天是我上班的最后一天了,今天他们还在做活动,我不想再去了

在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才会让他们更想念

残忍点未免不好,何况18号是说好了的,终归要再见的,早点结束也是可以

今天习惯性7.50起来,额,敷了个面膜

现在还粘粘的11.07  ,在8.12 8.57想着他们又会怎样呢

没有了我的早上好,又会有谁来说呢

没有了我的普粤双加,白话的顾客又有谁来听

没有了我的截屏,又有谁来帮那些像我妈一样的妇女

这一切我都不知道了,奇怪的是,越接近离开的日子,梦做得越频繁

我不是个舍不得告别的人

但是这家店竟有了一种让我舍不得的感觉

小梅,覃祖河,郑海琨,潘姐还有那个店长

该说的都说了,不想再啰嗦了

 
评论
© |Powered by LOFTER